經濟

北極工廠

古欣  2019-10-29 11:01:46

工廠就像這片大地上正發生的所有事情的象征

  苔原上的貨柜在天然氣工廠和村莊之間間隔成一線, 遠處工人村的燈光在低溫和高濕度的環境下向上直射向天空

 

  北極工廠

  文/古欣 圖/Charles Xelot 

  發于2019.10.23總第921期《中國新聞周刊》

 

  俄羅斯境內,西伯利亞北部的亞馬爾半島位處北極圈,當地以游牧為生的原住民涅涅茨人,將亞馬爾稱作“世界盡頭”。這里曾長期與世隔絕,白皚皚的雪原上只有涅涅茨人與他們放牧的馴鹿遷徙時留下的足跡。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儲藏區,亞馬爾的雪原下蘊藏著40多萬億立方米天然氣,儲量大、埋藏淺、純凈度高。

 

  為了滿足歐亞大陸日益增長的天然氣需求,近二十年,半島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油氣采掘工程。其中規模最大的是由俄、中、法三方共同投資建設的亞馬爾液化氣(LNG)項目。今年前六個月,俄羅斯亞馬爾LNG項目實現液化天然氣產量900萬噸,共發運LNG運輸船126艘。

 

  薩別塔港原本只是亞馬爾半島上一個臨海的小村落,自從亞馬爾LNG項目開工后,薩別塔港變成了油氣外運的重要樞紐,原本寂靜的村落開始響起工廠和破冰船的轟鳴。

 

  從直升機的窗戶望出去是白茫茫的一片,永久的凍土、蜿蜒的河流、低矮的灌木叢,一年絕大多數時間被冰雪覆蓋。靠近薩別塔港的地方,一個鉆塔接著一個鉆塔,縱橫的公路和管道將苔原切割破碎,刺穿了苔原上無邊無際的寧靜。這一切都被叫查爾斯·謝洛特的攝影師記錄下來。

 

  天然氣工廠的鉆塔

 

  十字架與神廟

 

  夜晚三點,集裝箱像排小盒子零零落落碼在雪上。雪地泛著橙色的光,天空中豎立著藍色光線。光線來自工廠作業區和工人聚居村。氣溫零下攝氏36度,空氣里的冰晶將光線折彎。謝洛特在亞馬爾LNG工廠附近拍下此刻的景象,他覺得面前的北極像極了月球。

 

  謝洛特原本是一名環境工程師,因為對環境問題的關注,他開始進行一系列環境攝影項目。很久以來,謝洛特一直憧憬去北極,當他知道亞馬爾半島上新建的LNG項目時,立刻決定前往拍攝。他希望用自己的攝影向世人展現北極正在經歷的變化,呼喚人們思考人與自然的關系。

 

  在謝洛特看來,沉浸于現代文明生活的很多人,似乎忘記了整套文明方式賴以運轉的方式——驅動文明的機器、工廠和各種工業設施。為了讓普通人洗上澡、吃上飯、用上暖氣、水電,工廠不斷地采掘油氣,現在這些工廠開到了北極。謝洛特一方面驚嘆人類的壯舉,另一方面也為此感到憂心。

 

  “為了維持舒適的生活,人類把手伸得越來越遠,北極已經是能夠得著的極限。北極之后,我們人類還能去哪兒呢?”

 

  正在北極發生的變化令謝洛特想起“人類世”這個詞。人類世是指地球的最近代歷史,人類世并沒有準確的開始年份,可能是由18世紀末人類活動對氣候及生態系統造成全球性影響開始算起。在人類世界,地球為人所主宰,沒有一處自然沒有人的插手,沒有一處景觀未經人的涂抹。謝洛特乘著直升機和雪地摩托,或徒步在冰原上穿行,追逐并拍下“人類世”的景觀。

 

  LNG工廠巨大的煙囪噴出的煙霧上涌,和北極上空朦朧變幻的云霧匯成一股,駕駛員開著直升機,帶著謝洛特在天空中接近煙云,拍下了云煙翻涌的這一刻。

 

  亞馬爾半島上LNG工廠巨大的煙囪噴涌的煙與周遭的云霧一起蒸騰翻涌。

 

  大地上時時迸發的紅色焰火,是流出的甲烷在燃燒。學名“耀斑”的焰火映照天空,是鉆井時伴生現象。謝洛特跟當地人約好,“一見耀斑就來通知我。”拍攝的過程很嚇人,謝洛特盡可能走到火焰近處,握著的照相機變得非常燙手,與此同時后腦勺卻暴露在零下25攝氏度的冷空氣中。50厘米之間,氣溫從極寒變成極熱,燃燒的甲烷時不時爆發巨大的響聲,拍完照片,謝洛特耳鳴了幾個小時。

 

  鉆井過程中產生的甲烷在地表燃燒形成“耀斑”

 

  謝洛特拍過一艘名為 “勝利五十年”的破冰船,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核驅動破冰船,在2017年2月的冰雪暴,“勝利五十年”拖著一艘油輪,沿途打開喀拉海的堅冰,駛往亞馬爾半島的工廠碼頭。而從薩別塔港出發的每艘油輪可運送17萬立方米液化天然氣,夏天去中國,冬天去歐洲,將零下160攝氏度保存的天然氣運往全球各地。

 

  名為“勝利50年”的核動力破冰船的船尾。它是全球最大的破冰船, 用于冬季開辟通往卡拉海的道路,幫助油輪和貨船到達亞馬爾半島的工業區。

 

  通過為當地工廠制作一本畫冊,謝洛特換來了進入工廠拍攝的機會,甚至進入在建的液化天然氣儲存罐內部。一張照片里,四個巨大白色圓柱矗立其間,每個圓罐可以儲存16萬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氣。另一張照片,幾何形的儲氣室閃耀著金屬冰冷的光澤。

 

  韓國釜山DSME Shipyard 公司正在建造的極地級油輪內的液化天然氣儲氣室。

 

  在北極,謝洛特看見高聳的破冰船狀若神廟,氣井口的閥門形似十字架,這令他想起法國哲學家雅克·艾呂爾曾經寫過,現代社會對“技術”的神圣化崇拜。

 

  天然氣出口處的閥門將很快連接到管道網絡

 

  下一步火星

 

  盡管工廠試圖將生態破壞控制在最小,完全不破壞生態是不可能的。在當地修建設施要解決的一個難題是,冬季無比堅硬的苔原到了夏季表層凍土就會出現解凍,影響設備地基的穩定。為此,亞馬爾一期生產線主體設備的地基打入了23200根鋼筋。這無疑會對本就脆弱的凍土生態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根據謝洛特的觀察,薩別塔附近的LNG工廠采取了歐洲標準環保要求,他認為在亞馬爾半島南部,那些更早建立的、缺乏國際資本管控的俄羅斯國營工廠,污染和損害的情況更嚴重。

 

  然而,當地的涅涅茨人卻抱怨工廠旁邊河流里面的魚越來越少了。因為全球變暖,當地氣候每年都在迅速變化,降雪更少,魚類遷徙提前;春天變得更暖和,加速了苔原的結冰過程(白天雪融,夜晚結冰),馴鹿更難找到食物。

 

  工廠就像這片大地上正發生的所有事情的象征。涅涅茨人擔心未來,一個叫格列高里的涅涅茨人告訴謝洛特, 亞馬爾最終會淹沒。地下的天然氣抽光后會留下一個大口子,土地向內坍塌,苔原不斷下沉,上升的海平面可能會將其淹沒。“不需要特別的知識,涅涅茨人就能理解我們的地球正在發生什么,他們看到了種種預兆。”謝洛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工廠附近住著20個涅涅茨家庭,正同時經歷好或不好的變化。一面是牧場破壞,魚群減少,新建的道路和往返的卡車掀起苔原上的煙塵;另一面是工廠建設帶來更好網絡信號,更多的商品,可以免費維修的滑雪摩托和免費領取的汽油跟木材。

 

  在Gregory 的小屋旁,可以看見地平線的油輪和輪船發出光芒,同時在天空中出現了北極光。

 

  謝洛特住在工廠附近的一戶涅涅茨人家里,恰逢他們家的小姑娘生病,公司給他們家派了架直升機。天然氣公司還出錢重新修整了位于薩貝塔港150公里外的村莊,那也是涅涅茨人的聚居區,修整后的村莊煥然一新,變成了整個亞馬爾地區最漂亮的村子。

 

  盡管LNG公司雇傭專人與涅涅茨社群溝通,試圖從各方面補償項目造成的生態破壞。但涅涅茨人并不高興,Gregory告訴謝洛特,沒人愿意在自家的后院建工廠。

 

  俄羅斯亞馬爾半島的涅涅茨人Gregory 在他的小屋里

 

  但對整個國家而言亞馬爾半島的能源工業意義重大,它可以帶動北極航道開發,亞太市場開拓,并振興俄地方經濟。LNG項目對俄羅斯的油氣工業擺脫過度依賴歐洲市場,向東推進具有尤其重要的作用,因此俄羅斯政府對該項目高度關注。

 

  俄羅斯亞馬爾半島薩別塔村附近的液化天然氣工廠

 

  據美國地質勘探局(USGS)評估,北極地區擁有待發現天然氣技術可采儲量超過47萬億立方米,占全球未開采天然氣儲量的30%。亞馬爾地區的天然氣,按目前已獲得的開采許可,可開采至2045年底。

 

  等北極開采完了,人類會把手伸向哪里?謝洛特站在北極大地,想著這個問題,“恐怕就輪到月球、火星了。”這樣想著,他甚至感覺自己已經站在了月球之上。 

責任編輯:郭惠芬

藍色導航3.0_.cn伍月天丁香_肆色伍月俺也去_pr剪好視頻怎麽導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