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長寧“臨時集中留驗點”竟然還有這項“暖心服務”

長寧“臨時集中留驗點”竟然還有這項“暖心服務”

2020/3/23 9:55:40 來源:上海長寧 選稿:袁穎

  “我什么時候可以離開?”、“我的核酸檢測結果什么時候可以出來?”在長寧區“臨時集中留驗點”,等候在這里的入境人員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何時才能回家。

  3月17日,上海調整境外返滬人員隔離觀察措施,新增核酸檢測環節,各區統一將旅客送至“臨時集中留驗點”完成核酸檢測。而等待核酸檢驗結果一般需要6-8小時左右,再加上長途飛行的勞累,不少旅客都已體力透支,情緒也跟著低落。

  為了消除旅客因等待而產生的負面情緒,長寧區關口前移,把專業心理咨詢師請到了留驗點。據記者了解,在3月18日留驗點設立的第二天,區委宣傳部、區委政法委、區衛健委聯手向長期合作的社會心理服務機構招募志愿者,9家服務機構的數十名具有豐富心理咨詢經驗,大部分還精通英語、日語的心理咨詢師踴躍報名。

  晚上十點,許多疲憊的旅客都已在留驗點安排的等候區入睡,這讓整幢大樓顯得格外安靜。這時,樓里傳來了幾聲孩子的啼哭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尋著聲音,我們在一個等候室看到,一位女士正抱著年僅2歲的孩子,徘徊在室內,安撫著孩子的情緒,狀態看著非常疲憊。

  記者了解到,這位母親帶著兩個孩子從瑞士蘇黎世乘飛機回國,經新加坡中轉,降落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又配合防疫工作人員進行了各項登記和檢查。30多個小時的舟車勞頓,還要在留驗點繼續等8個小時,確認核酸檢測結果成陰性后,才能由街道大巴送回家中,這樣的漫長等待,讓她有些失去耐心。

  “前面都還好,機場人沒有很多,秩序維持得也好,到了這兒里,工作人員服務也非常周到,但是這個檢查的時間實在太長了,但可能也沒有辦法吧,為了大家安全。”然而,孩子因為太小,又長時間佩戴口罩,各種不適讓他不停地哭鬧起來,這位媽媽也跟著變得焦躁不安。

  就在這時,心理疏導志愿者趙紅娣走了上去。她一邊和孩子互動,吸引他的注意力,一邊和這位媽媽聊了起來。傾聽她的抱怨和訴求,用同理心安慰她,解釋留驗工作的必要性。面對面的交流,讓這位媽媽不滿的情緒得到了及時宣泄,心情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今年65歲的趙紅娣是全國三八紅旗手、上海市白玉蘭開心家園家庭服務社社長,也是一名二級心理咨詢師,曾在2008年帶隊赴汶川地震災區開展救援服務。平時就熱心社會公益事業的她,得知招募信息后便自告奮勇地報了名,并接受了留驗點專業醫護人員的安全防護培訓。

  由于留驗點采取兩班倒的排班方式,一個班次安排2名心理疏導志愿者,多名志愿者將持續接力,全天24小時不間斷地為旅客提供心理咨詢服務,而和趙紅娣一起的,是她的助理,劉嵩杰。

  這兩天,一些無人陪伴的小留學生開始多了起來。對于這批入境人員,趙紅娣和劉嵩杰也會給予特別的關注。同時,在排隊登記時,如果有旅客情緒不對,或大聲說話,或不配合工作人員工作,兩人都會主動走上前去跟他們交流,去撫慰他們,或者是共情他們的感受,讓他們更多地能夠理解。

  為了方便心理輔導志愿者開展工作,留驗點還特地在登記大廳設置了一個臨時心理咨詢室,為有情緒困擾的旅客進行有針對性的心理疏導。

  截至3月20日晚間,長寧區留驗點已經進行了550人次的核酸檢驗,心理咨詢師也將一直奮戰在留驗點,為需要的人帶去撫慰和關愛。

蓝色导航3.0_.cn五月天丁香_四色五月俺也去_pr剪好视频怎么导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