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塑料友誼地久天長

朱輝  2019-10-30 13:22:36

“塑料花”朋友才是現實的存在

  圖/肖振鐸

 

  塑料友誼地久天長

  文/朱輝

  發于2019.10.23總第921期《中國新聞周刊》

 

  30年前剛走上社會,那時社交類書籍流行。曾看過一本書,書上說一生假如能有5個知心朋友,你的社交就算非常成功了。

 

  當時覺得門檻太低,5個?隨便想想,都能想起10個。然而截至今年過年前,我使勁想,竟然只剩一個知心朋友了,那就是老葵。

 

  正月初五是拜神求財的日子,那天下午,我卻糖尿病并發癥發作,住進了醫院。老葵恰好就住醫院斜對面,我想他很快就會來看我。然而一天天過去了,原本很清閑的老葵卻天天在加班,直到我出院也沒見著他。何以如此?

 

  仔細想想,我在微信里的某些話可能嚇著了他,我說得打一種抗癌藥,自費七千多一針,有人已經打了二十多針……老葵想必擔心我當面找他借錢。

 

  就在我失去最后一個知心朋友之際,老婆也成了友情領域的孤家寡人。

 

  她曾有過一些閨蜜,各自結婚以后,交往就越來越少,演變成了微信朋友圈里的“朋友”。去年她進了一家新單位,很快結識了幾個新閨蜜。然而隨著她短期內連升兩級,當上了部門主管,新閨蜜瞬間成了陌路,個個對她愛答不理的。

 

  “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老婆大惑不解。正好看了一期《圓桌派》,竇文濤說有一回在法國看到有人游行抗議加班,詭異的是這些人抗議的是同事自愿加班。同事加班,自己不加班,久而久之自己就會在競爭中被淘汰,他們要求老板不準那些同事加班。

 

  已經鑒定為“塑料花”,這樣的友誼還要不要?如今我和老葵還在交往,老婆也漸漸和新閨蜜化解了部分矛盾。老葵單身時很豪爽,婚后在家一直屬于弱勢群體,他怕我借錢,我得理解他。何況我們家兄弟間爭遺產,夫妻間偶有沖突,這些事我不能和同事說,怕以后被當作素材,吵架時用于攻擊我。也不能對親戚說,怕傳話引發家庭矛盾。老葵和我家所有人沒有交集,對他傾訴最為合理。

 

  至于老婆,下班后去逛個街,吃個燒烤,只有同事時間上能與她同步,這些新“塑料花”也算是生活剛需。至于偶爾和那些過期閨蜜聚聚,老婆想必也會聊聊我們家那些事。結婚十多年,期間我們鬧過幾回離婚,都是那些舊閨蜜幫我說話,最終轉危為安。一直不解,不過一兩面之交,她們何以看好我?

 

  近來想明白了,可能因為我綜合條件不如她們的老公,她們怕我們離婚了,萬一我老婆找了個優質二婚老公,壓了她們的風頭。

 

  “人至察無朋”,俞伯牙、鐘子期這樣的知音級朋友,古往今來能有多少?“塑料花”朋友才是現實的存在,雖然有時細看難免有些硌硬,但它們各有各的用處。假如保養得法,完全可以相伴一生。

責任編輯:郭惠芬

藍色導航3.0_.cn伍月天丁香_肆色伍月俺也去_pr剪好視頻怎麽導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