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被茅臺子公司拒錄的HIV感染者

羅曉蘭 王毅璇  2019-10-29 11:12:55

“我只想要工作”

  “(不錄我)是因為艾滋嗎?”

 

  “對。”面對員工劉元(化名)的追問,貴州茅臺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下稱“茅臺醬香酒”)人事部一名工作人員直言。

 

  當了兩年臨時工后,劉元被擋在了“轉正”的門外。同樣作為銷售人員,劉元今年的月薪“好一點也就是5000多一點”,這與正式工的工資差了不止一倍。

 

  劉元稱,茅臺醬香酒方面一開始表示,他可以繼續當臨時工。但最近“迫于輿論壓力”,事情可能變得更糟糕了。

 

  體檢

 

  劉元是在2014年確診感染HIV的。

 

  知道自己“不太容易被人接納”,劉元此后曾嘗試創業,但經營不善還欠下債務。他決定重回企業工作,“我了解過一些國家政策,這個病不能從事什么工作我心里都有數。”

 

  2017年4月,劉元“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給茅臺醬香酒投了簡歷。招聘過程很順利,劉元很快入職,成為公司的一名銷售臨時工。劉元稱,當時并沒有做入職體檢。

 

  他沒有想到,“體檢”埋伏在兩年后。

 

  2019年6月28日,第一批轉正人員名單公布的時候,劉元沒有如愿看到自己的名字,因為在茅臺集團醫院初次體檢“結果異常”。

 

  7月10日早上,公司人事部打電話通知他去貴州省仁懷市疾控中心復檢。劉元稱,當時他在外面等,人事部的一位工作人員拿著自己的身份證去做了登記。

 

  “你可以進來了”,劉元走向復查的診室,一抬頭看到門口赫然寫著“HIV檢測”。劉元剛想張口問為何檢查該項,上述工作人員匆匆出診室門,與他交錯而過。

 

  劉元坐下,醫生給他抽血,“醫生沒必要了,別耽誤你們的時間”。劉元沒有要檢測結果。

 

  “你是有事兒還是沒事兒啊?”公司的電話很快打過來,劉元沒有否認。

 

  幾天后,第二批錄取名單公布,沒有他。此前他的筆試面試成績均在錄取范圍內,“我們只錄前30名,后面把第31名都補錄進來了。”

 

  公布的第二批錄取名單中,沒有劉元。圖/貴州茅臺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官網截圖

 

  名單公示時,劉元仍在和公司交涉。“傳開了會影響公司形象,在員工當中也會造成恐慌情緒。”人事部回復他說。

 

  劉元稱,茅臺醬香酒此前公布的體檢標準中,并沒有HIV這一項。9月18日,公司內部發布了一份名為《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招錄用工體檢標準(試行)》的文件,文中注明HIV感染者公司不予錄用,落款時間為2017年6月。但劉元表示,該標準此前從未公開。

 

  “我們來面試接受臨時工的工作,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想法——有朝一日能夠通過考試去晉升,成為正式工。”臨時工與正式工的工作強度沒有區別,但后者可以輪崗,且待遇是前者的2~3倍。

 

  劉元被告知可以繼續在公司任職,但只能是臨時工。多次與公司及集團公司交涉,找了“一切能夠找到的領導”仍無效后,10月16日,劉元將貴州茅臺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歧視”

 

  采訪時,劉元再三叮囑中國新聞周刊不要在報道中暴露他的個人信息,即使采用錄音也要對他的聲音作處理。因為某些媒體的疏忽,他現在備受困擾。

 

  隱藏身份對劉元來說至關重要。這是他和整個艾滋群體的共同訴求。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國報告現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820756例,報告死亡253031例。長久以來,因為該病被列入“重大傳染病”,社會大眾多“談艾色變”,用人單位也對這部分患者避而遠之。

 

  但被拒只是開始,維權之路漫漫。

 

  2010年,小吳(化名)因在體檢中被確認“HIV-1抗體陽性”而被安慶市教育局拒錄。之后,小吳將安慶市教育局及安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告上法庭。同年11月,安慶市迎江區人民法院以“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依法不能從事教育教學工作。憲法、勞動法、就業促進法等規定了平等就業權利,但是這種平等就業的權利,并不排除法律基于保護公共利益、他人利益而對特定情況下權利人的就業權利進行限制”為由駁回了小吳的訴訟請求,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判決。

 

  這就是國內著名的“艾滋病就業歧視第一案”。

 

  2013年,特崗教師李成(化名)因攜帶HIV病毒而被單位拒絕轉正。在申請勞動仲裁未果后,他向當地法院提起訴訟。經歷了法院拒絕受理、上訴、審判后,李成在2016年5月贏得訴訟,獲得了當地教育局、科技局9800元的經濟賠償。

 

  這是國內首例成功獲得法院勝訴判決的艾滋病就業歧視案。此前,全國至少有5起艾滋病歧視案敗訴。但勝訴對李成來說并不是最好的結果,因為他還是丟了工作。

 

  由中央黨校社會發展研究所、瑪麗斯特普“積極對話”項目和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2010年共同完成的《中國艾滋病感染者歧視狀況調查報告》顯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大的恐懼是其感染身份未經許可被暴露。超過40%的受訪者稱自己曾遭受艾滋病相關的歧視,超過20%自感染以來由于艾滋病曾遭遇過對其個人權利的侵犯。其中,六分之一的感染者因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失業或被拒絕就業。

 

  這其中或許不只是“歧視”。

 

  “這個真不想回答。”中國新聞周刊針對此事及錄用HIV感染者相關問題詢問一名國企HR,被直接拒絕。

 

  “雖然出于社會平等或法律要求應該接受他(劉元),但99%的公司應該都不會留,這是對其他員工的保護。”從事HR已有7年的劉女士坦言,招聘HIV感染者成本過高,會引起其他員工的恐慌,“現在招人太難了”。

 

  在劉元事件的相關新聞報道下,一些高贊評論寫著“誰愿意和HIV一起工作?!”“如果我的同事有這個病,我肯定超級怕。明知道喝水吃飯不會傳染,但是絕對不會和他同桌吃喝一桶水。”“招不招你選擇權在企業。艾滋病治不好,我為什么要冒著風險跟HIV患者共處一個工作環境?”

 

  “因為大家對艾滋病的傳染方式及預防缺乏了解,產生了排斥心理。建議多普及相關知識,關心、幫助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回歸正常的生活。”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高曉麗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分析道。

 

  劉元的案件受理通知書。圖/受訪者提供

 

  “我只想要工作”

 

  這些聲音劉元都聽到了。

 

  “這個病傳染渠道很窄,長期服藥的話也不具有傳染性。”在與公司交涉時,劉元曾反復“科普”并聲明自己的權利。

 

  劉元的代理律師常瑋平很堅定,“根據《艾滋病防治條例》,我國艾滋病檢測實行的是自愿性原則,茅臺公司在劉元不知情的情況下檢測其艾滋病感染情況,本身就是違法的。公司基于這樣一個侵犯隱私權的檢測做出不錄用的決定,又第二次侵犯了劉元的平等就業權。”

 

  這得到了其他律師的印證。

 

  “如果貴州茅臺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因劉元患病拒絕錄用他從事銷售工作崗位,是違反法律規定的。法律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歧視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用人單位招用人員,不得以是傳染病病原攜帶者為由拒絕錄用。這侵犯了當事人的平等就業權利。”高曉麗表示,銷售工作不屬于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禁止從事的易使該傳染病擴散的工作。

 

  此外,根據《艾滋病防治條例》,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和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進行艾滋病流行病學調查時,被調查單位和個人應當如實提供有關情況。沒有法律明確規定艾滋病人必須要跟用人單位匯報病情,艾滋病是個人隱私。未經本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公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屬的姓名、住址、工作單位、肖像、病史資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斷出其具體身份的信息。

 

  常瑋平稱,這是中國“平等就業第一案”。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增加民事案件案由的通知法〔2018〕344號在《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中增加“平等就業權糾紛”糾紛案由。

 

  基于此,劉元訴請法院判決確認貴州茅臺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侵犯他的平等就業權;判令茅臺醬香酒排除妨害,依法錄用他;向他支付精神撫慰金5萬元,賠償因維權而支付的合理成本約4萬元等。

 

  勝訴的案例近年來的確多了起來。

 

  2015年,在事業單位招聘考試中取得綜合成績第一的王克(化名)也因在體檢環節中查出HIV 抗體呈陽性而遭拒錄。一審敗訴后,王克在二審中得到了法院支持,獲得了5萬元的經濟賠償,并由被告負責解決王克在原單位因被歧視而耽誤的職稱評審。

 

  “(2016)浙01民終7987號杭州恒仲機械科技有限公司、李家琪一般人格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與劉元這個案件比較相似,最后原告獲得了一定的物質及精神損害賠償。”高曉麗說。

 

  “艾滋病其實真的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恐怖和可怕,如果你勇敢地站出來,你會發現其實你身邊的人還是能夠理解和包容的。”劉元稱,事情被曝光后原先的同事并未因此疏遠他,甚至之前的客戶也打來電話關心。

 

  但目前事情并無進展,法院也暫未回復。劉元稱,雖然工資照發,但他被要求“暫停手頭的工作”。

 

  “我從來沒想過要和茅臺對立,畢竟工作兩年我對企業有感情,但他們這樣欺負我,我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劉元表示,如果公司領導愿意坐下來跟自己好好談談,他也愿意接受調解,但底線是回公司工作。“這是我應得的。”

 

  但前兩天的一次談話讓他寒心,公司表示領導不會與他溝通,即使開庭也是由公司法務部出面。“一直在提賠償,沒說具體賠償金額。我也壓根沒問,因為我不接受賠償,我只想要工作。”

 

  截至發稿前,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及茅臺醬香酒未對此事作出正面回應。中國新聞周刊多次致電茅臺醬香酒負責對外工作的戰略合作部,均未獲回應。該公司人事部一位工作人員稱,自己不清楚此事,負責人出差了,聯系方式不便告知。

 

  劉元說這份臨時工的合同是12月1日到期。而按照勞務派遣合同條款,派遣期限到了后如用人單位無異議則自動續約下一個派遣周期,“如果這件事我沒有起訴也沒有曝光的話,派遣工作本還可以繼續。”

 

  這一天,剛好是世界艾滋病日。

責任編輯:郭惠芬

藍色導航3.0_.cn伍月天丁香_肆色伍月俺也去_pr剪好視頻怎麽導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