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少年的你》讓我們看到了校園暴力的殘酷,然后呢

石若蕭  2019-10-30 13:18:30

現實遠比文藝作品要嚴峻


  《少年的你》豆瓣8.5分,史上最高分國產青春片誕生了。

 

  除了口碑之外,票房也取得了優秀成績。截至今日,累計票房接近7億,預測總數已經超過13億,僅在青春片這個細分類型而言,已經是站在了第一檔的位置。

 

  考慮到電影在上映前經歷了多次調檔風波,離最初定檔的日期足足延后了四個月,宣發青黃不接,這個成績更是顯得尤其難得。

 

  究其根本,取材于現實,并具有普遍性的故事,天生更容易打動人。根據相關數據統計,全世界每年有2.4億學生遭受校園暴力,比例達到學生總數的32%,其中將近30%的學生不會反抗。

 

  而我們,無論當年是作為親歷者、旁觀者還是加害者,或多或少,對其都有感同身受的地方。

 

  優秀的導演

 

  《少年的你》的故事大抵可以分為三段。第一段,是一個略帶懸疑性質的開場,女主角陳念的同學跳樓自殺,而陳念本人也被學校里以魏萊為首的暴力小團伙盯上,持續騷擾和欺凌。一次放學回家的路上,陳念無意中救下了遭人圍毆的小混混,也是影片男主角的劉北山;

 

  第二階段是男女主角關系的升溫發酵。陳念在被逼無奈之下,向劉北山尋求保護。劉北山于是便每天護送陳念上學放學,在這一來一往的過程中,兩人互相坦誠心事,并許下了“你保護世界,我保護你”的諾言;

 

  最后一個階段又成了懸疑故事。魏萊在高考前慘死,陳念和劉北山接連被帶入警局接受調查。審訊畫面不停在兩人之間切換,而真相究竟如何?

 

  僅從劇本的角度看,這部電影的結構并不復雜,閱片量稍大的觀眾,看到前面就可以猜出后面將要發生的事,但勝在導演對情緒的把控極為連貫,凌厲的剪輯、鏡頭和打光,使得并不出奇的懸念始終都在吊著觀眾的胃口。

 

  尤其值得稱道的是,影片中頻繁出現了演員面部的大特寫。這既是演員的自信,也凸顯了導演的調教功底。畢竟,在此之前,男主演易烊千璽一直被視為“流量明星”,從未在大銀幕上留下過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矛盾的細節

 

  不過,撇開最近的“抄襲”、“融梗”爭議不談,影片中很多地方依然有缺憾,大量細節經不起推敲。

 

  影片開場顯示,故事發生的時間是在2011年。跳樓事件一發生,所有學生都在微信群中討論。但iPhone4的誕生是在2010年,第二年,安卓觸屏機才剛開始搶占市場,相關應用的普及還沒有完全實現。貧寒家庭的孩子,如片中的陳念和劉北山,大概率還在用老式的按鍵機,沒有完成置換。

 

  此外,微信是誕生在2011年年初,而高考則是在六月。短短半年間,微信還并未廣泛被用戶所接受。學生間倘若相互聯系,更常用的通訊工具還是短信、手機移動版QQ,以及人人網。

 

  除了物理層面上的細節有差,文化層面上的自相矛盾也貫穿全片。這恐怕和導演曾國祥是香港人,少年時未在內地生活不無關系。

 

  例如,雖然影片的取景地主要在重慶,但對于學校的還原,尤其是片頭學生集體朗讀的場景,明顯借鑒了2016年的央視紀錄片《毛坦廠的日與夜》。而在現實中,毛坦廠或衡水中學這種大型“高考工廠”,管理是完全無縫的,會滲透到學生生活的每一個方面,攜帶手機、MP3等電子產品是嚴重違反校規的行為。更不可能出現一人跳樓,全班群聊的熱鬧景象。

 

  紀錄片《毛坦廠的日與夜》

 

  最嚴重的矛盾是,任何一所中學,但凡出現有可能沖刺北大分數線的“好苗子”,學校在各方面的保護和關照都會做到極致。一旦出現校園霸凌,影響尖子生發揮的苗頭,勢必會在第一時間將之掐滅。此處矛盾涉及故事根本,深究起來,甚至會使得整部影片全部都不成立。

 

  反觀去年的大熱影片《我不是藥神》,考慮到陸勇案主要發生在2010年前,因此文牧野團隊對當時的物料,諸如老式電腦系統、網站界面,以及QQ視窗都進行了細節還原。兩相對比,不難看出《少年的你》物料團隊的用心程度遠不及前者。

 


  《我不是藥神》中的臺式機、蜘蛛紙牌和QQ聊天窗口

 

  幸而曾國祥對于影片節奏的掌控老道,大量面部特寫鏡頭的使用,使得懸念和人物情緒牢牢抓住了觀眾的注意力,降低了觀眾對細節和邏輯的苛求。整體來看,依然是瑕不掩瑜。

 

  校園暴力

 

  通常來說,使學生免遭霸凌的保護有三層:家長、校方,和警察。

 

  遭受霸凌者,幾乎都有一個很有問題的原生家庭。片中的主角陳念父愛缺失,母親文化素質極低,且深陷傳銷泥潭,不僅不能提供情緒和物質支持,反而頻頻從孩子身上汲取能量。陳念遭受委屈時從來不會同母親傾訴,因為自知傾訴了也無用;

 

  學校方面。電影中換了兩位班主任,基本都是以喊口號的形式出現,看似負責,實則懶政。除了說幾句場面話之外,基本沒有起到作用;

 

  再加上校園暴力通常存在難于定性的問題,講究證據和實際傷害造成的警方常常不方便介入。如果不是發生跳樓事件,警方通常的選擇都是冷處理。關于這一點,片中黃覺飾演的老楊也有所說明。

 

  不過,所謂家庭、師長、警方的缺位,都只是表層原因。關于校園暴力誕生的深層次邏輯,電影在劇本層面并沒有講透,但在導演層面上,又無處不予以暗示。

 

  在面對愈加過分的欺凌時,陳念考慮到自己家境貧寒,需要高考來改變命運,不愿意賭上自己的人生來反抗。于是只能頻繁在“熬過了就能去北京了”和“萬一熬不過了怎么辦”兩種情緒之間來回跳躍掙扎。

 

  就探討社會問題而言,電影是天生最好的介質。在這一點上,韓國電影人走在了我們前面。例如2011年關注兒童性侵的《熔爐》就直接推動了相關立法。今年聚焦階級沖突的《寄生蟲》又拿了金棕櫚大獎。而《少年的你》雖然不似同題材韓國電影那般走極端,以一個輕松的氛圍做了結尾。但內核依然是個悲劇:施暴者死了,女主角留下案底,大好前程就此被毀。小混混劉北山沒有學歷沒有技術,人生早已脫軌,前途渺茫。

 

  此外,不得不說,劉北山這個角色的塑造還是太理想化了。就現實而言,學生,尤其是女生,但凡和校外閑散人員有所勾連,大概率只會滑向更深的深淵。

 

  但電影又非如此處理不可。沒有觀眾會愿意在一個全是負能量的陰溝里坐上132分鐘。總是要留一些希望,才能吸引觀眾繼續看下去。

 

  現實遠比文學作品要嚴峻。相關事例不勝枚舉,僅以今年為例:

 

  2019年5月10日9時16分許,江西上饒市第五小學,一名家長因女兒持續被一名男孩欺負,與校方及男孩家長調節無果后,一怒之下持刀將男孩刺死;

 


  今年6月,又有多名網友在微博中發布消息,稱吉林工業經濟學校出現校園暴力欺凌事件,五名女生在廁所內群毆一名女生并且逼其下跪;

 


  2018年,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發布了《校園暴力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對校園暴力情況進行了數據分析。

 

  數據顯示,總體情況向好,2015年至2017年,國內校園暴力案件數量呈逐年下降趨勢。2015年,全國各級人民法院一審審結的校園暴力案件共計1000余件,2016年及2017年,校園暴力案件量同比下降16.51%和13.37%。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報告是根據已經審結的刑事判決文書為依據的,難免存在幸存者偏差效應。大量不受關注的聲音,依然沒有被聽見。

 

  此外,報告還給出了一些令人擔憂的數據,例如,涉搶劫罪校園暴力案件超八成被告人為未成年人,涉強奸罪和強迫賣淫罪校園暴力案件呈作案年輕化趨勢。其中,宿舍成為了校園暴力的高危區域。近六成校園暴力案件涉及故意傷害。其中三成案件的受害人重傷,11.59%的案件受害人死亡。

 

  一部電影,當然不可能從根本上扭轉局面。但只要能反映一個無法忽視的問題,能夠引起全社會的關注和思考,就夠了。

責任編輯:郭惠芬

藍色導航3.0_.cn伍月天丁香_肆色伍月俺也去_pr剪好視頻怎麽導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